美国武力解决朝核问题的必然性分析
2017-5-8 16:43:00
 

  2016年5月英国脱欧,是国际经济政治领域中飞起的第一只“黑天鹅”,接着是一系列出人预料的事情不断发生,有人说是黑天鹅“成群”飞起。而在我看来,这些黑天鹅的飞起都是因为一个原因,就是英国脱欧打烂了美国金融资本在欧洲控制与打击欧元的桥头堡,使美国的金融资本与本国产业资本的力量对比发生了突然变化,导致了川普所代表的产业集团上台掌权,并引导美国经济开始了重新“脱虚向实”的过程。是这个转折性变化,使冷战结束以来的新全球化过程被逆转,使美国的国家利益重心从金融资本所要求的虚拟经济利益,转向产业资本所要求的实体经济利益,相应决定了美国的国际战略取向从攻势转向退守,由此拉开了国际力量格局新的一页。这就是本文分析问题的起点。
  本文是4月28日我在中国战略思想库内部研讨会上的发言提纲,稍加扩张改成此文。因为文章的时效性强,所以仍有很强的提纲特征,敬请谅解。
  一、4月以来,美国对朝核问题的态度,从部署萨德转向动用武力强力去核,关于这个转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猜想:1、川普医改、税改推不开,内政困境使他要通过发动一场战争立威;2、打朝是假,打中是真,要发动一场针对中国的战争;3、为防美取全球守势后中国过度扩张,在退守前先进一步,打出对中国的退让空间;4、离间中俄关系;5、战术目的,就是要去掉朝核威胁;6、像奥巴马一样,对虚拟资本投降,同时在欧洲周边和中国周边制造新安全危机,迫使国际资本回流美国。
  二、哪个都有道理,但哪个都不对。盲人摸象,是说解释局部正确,但解释全部就不正确。以上这些分析都有类似问题。所以,还是要从美国产业资本掌权后的本质变化,来探索美国在朝核问题上的动机。
  川普产业资本集团要干什么?
  川普产业资本集团的“三去一降一补”:去虚拟、去逆差、去军费,降美元汇率,补产能。三去一降的目的都是为了实现美国实体产业的“闭环运行”,即以国内产出满足国内消费。
  川普政权已经提出的振兴实体经济手段主要是三方面:第一是提出了十年内搞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更新,第二是减税,十年减4万亿美元,第三是通过汇率和税率政策纠正贸易不平衡,为美国企业创造内外部的增长空间。
  川普产业资本集团要实现重振实体经济所面临的主要困难是什么:没钱!
  美国自90年代初期以后,就开始走上了虚拟资本主义道路,经济随之从过剩转向不足,1990年冷战结束前美国的制造业比重还高达28%,2014年已经下降到12%,由于去年与前年美国工业又是连续两年的负增长,到去年底美国制造业的比重可能已经降到10%多一点。这个为大家所熟知,不用我多讲。
  美国要重振实体产业,基础设施要更新,企业设备要更新,消费类产业几乎要重建,都需要钱,但美国的储蓄严重不足,自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进入新千年以来,就是靠着军力维持着美元的强势,吸引国际资本长期净流入,以此维持长期贸易逆差,满足国内对实体产品的需求。今天美国产业资本要复兴,必然要走与虚拟资本完全不同的道路,美元要弱,贸易逆差要消除,但弱势美元和资本净流入停滞,必然会与重振实体经济的目标产生矛盾,就是因为美国国内储蓄严重不足。
  具体的说,川普提出的减税计划每年要减少4000亿美元的税收,1万亿的基建计划,按川普内阁的说法,政府拿两成,其他靠社会集资,政府因此每年也得增加200多亿美元支出,再加军费每年增加支出500亿美元以上,美国政府的财政减收增支额每年就要增加在5000亿美元上下。减收就要减支,支出减不下来政府就要借钱打赤字,但是会带来两个问题,一是要国会得同意让川普政府更多借钱,就是提高赤字上限,二是得借得到钱。如果国内资金供给有限,那就又面临着两个结果:1、发生严重通胀;2、政府作为新的借款人进入借贷市场借钱,加大资金的供求缺口,因而迫使利率大幅上行。所以,川普的减税和基建计划必然会显著提升美国的长期利率水平,因为这不是一年而是十年的计划安排。
  这对虚拟资本将是致命打击,为什么美国股市目前开始进入做空阶段,就是因为金融资本都已看清了这个大趋势。
  三、我们先不提美国产业资本集团必然会因此而发生的与金融资本集团的激烈争斗,我们下面主要来分析川普可能会怎样解决复兴产业资本过程中的资金矛盾。
  1、07危机后美国实体经济始终没有恢复到危机前水平,由于经济增长长期停滞,靠减税减出增收效果只能是长期目标。
  2、至少在川普一个任期内靠增收没可能,那就只能靠调整原有支出结构,有保有压。下面我们看一看美国现有的支出结构状态,分析一下川普能压什么。


  社保、医疗、国防这三项支出占了美国全部财政支出的75%,再加15%左右的行政开支,就已经到90%了,还有一些教育、环保、建设和援外支出,每项都在2个百分点左右,就是美国财政支出的全部内容了。
  社保不能动,动了会失去民众的支持,川普要否奥巴马的全民医疗,说是可以省出几百亿美元,但是国会没通过,还在争取。3月18日公布的美国2018财年预算,川普大幅度削减了行政、环保、科研、援外等支出,总额大约有170亿美元,已经搞得鸡飞狗跳,是压到头了,但却提出要增加540亿美元的军费支出。
  这是我所没有想到的,因为我原来认为美版的“三去一降一补”,应该是去军费的。并且川普自己也一直在说,“美国近17年来没打过一场胜仗,却花掉了6万亿美元”,显然也是对军费过多不满。
  美国的军费目前占世界一半,比排在世界军费前十国家的九个国家之和还要多。除上表所列的国防预算开支,加退伍军人费用、装备研究费用和用于伊拉克、阿富汗的海外行动经费,美国每年的国防相关开支是7700亿美元,其中仅海外行动经费就有每年700亿美元。这么多的国防开支,川普一上台就又加了540亿美元,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四、看了美国3月公布的预算后,这个疑问就在我脑子里,我们也先不讨论,再来看另一条线。
  2月27日乐天批地给萨德,引起中方强烈抗议,3月15日美韩举行“关键决心”联合军演,开始传出美国有武力解决朝核问题的打算,4月7日美在叙进行导弹攻击,同时传出中美领导在海湖庄园协商联手解决朝核问题。4月8日开始传出美三艘航母驶向朝鲜半岛的新闻,4月11日驻阿富汗美军使用炸弹之母攻击IS,这些信息都显示美国想联合中国以武力解决朝核问题。
  但是,美国白宫和国务院高官17日突然传出这样的话,“希望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不会设定红线”、“不寻求与朝鲜冲突和政权更替”,更有意思的是,美国媒体4月19日突然说三艘航母聚半岛是乌龙新闻。
  至此,美国到底想干什么,让人更摸不着头脑了。
  五、回到本源看问题,还是要看美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抓住主要矛盾进行分析才会清楚事情发展的大趋势。
  首先,已经不能用虚拟资本主义的逻辑分析这个问题。最近我看到仍有许多分析认为美国的这些系列行动是为了驱赶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这个分析逻辑虽然是我提出的,但是今天仍然用这个逻辑框架来分析国际问题,就过时了。从实践看,自3月以来美股、美元一直在跌,叙、朝问题升温后,并没有推高美股和美元,反而在跌。例如在美导弹攻叙当天,是美股、美元跌,欧股、欧元涨,这与以前美国在欧洲周边搞事的时候,总是在金融市场事先就做好了安排,所以总是在爆发战事的同时,美元、美股会同步上涨完全不一样。
  前面提到,有人认为也可能是川普走了奥巴马的路,上台后什么事都搞不定,因此也向金融资本集团投降了,又搞起了打击国际资本流向那一套。我看这没有可能,因为川普是企业家,代表的是美国产业资本集团,这点和奥巴马是个纯粹的政治家是完全不同的。美国的产业资本集团在美国经济走上虚拟化的过程中,是始终在坚持着美国的实体经济阵地,并且在与经济虚拟化的倾向做着顽强斗争,所以才会在美国金融资本在英国脱欧中受到严重打击后,争取到了在本次大选中获胜。而奥巴马所代表的,更多的是美国的产业工人而非产业资本家,这个区别,就让川普所代表的美国产业资本集团即使是在执政初期就受到挫折,也不会让步。
  其次,是我以前反复说过的一个观点:美国要振兴实体经济,一不缺资源,二不缺市场,对海外资源与市场就没有扩张性要求。它的最大阻碍,在政治上是来自代表国内虚拟资本集团的政治势力的反对,经济上就是缺钱。所以美国振兴实体经济所面临的两大矛盾都是来自内部而不是外部,这就决定了产业资本集团在接掌美国政权后,必然会实行退守战略,即把处理国内事物放在高于国际事物的地位。川普所说的“美国第一”,不是强调美国是世界老大,而是强调和国际事物相比,美国事物要放在首位,就是他的一句典型语言“我是美国总统,我为美国服务,而不是为世界服务”。
  所以,我们考虑问题必须从美国政治与经济从世界回归美国来考虑,才会正确。
  第三,振兴实体经济是一个长期问题,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因此美国围绕退守国内搞实体经济振兴所涉及的政策,应该是以至少十年为限来考虑的。
  第四,川普胜选,标志着美国产业资本集团对金融资本集团已经占了上风,但是从国际事务中退出来回到国内搞建设,没钱还是搞不成,所以美国振兴实体经济的最大矛盾还是没钱。那么找钱就成了川普产业资本集团重振美国实体经济的前提或启动点。
  从哪找钱?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前面说了,在美国三大财政支出中,社保不能拆,医保只能拆一点,所以从财政支出看,最大的空间就是拆军费这面墙。下面是美国历年军费开支:

  从这张表可以看出,美国自二战以来每逢战争时期,军费占财政开支与GDP的比重就很高,和平时期就下降。但到冷战结束前美国一直都在打仗,所以到1990年以前美国的军费开支占GDP比重都在4.5%以上,冷战后到欧元统一初期的新世纪初前后,最低曾下降到3%,但是由于打击欧元的虚拟资本主义战争需要,到2010年前后又曾上升到4.8%。大概的情况是,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军费开支占GDP的平均水平在4%,所以近两年在3.5%上下的水平,应该说,和以往70多年比,和冷战结束后的十多年比,并不算高。
  但是必须注意到,冷战结束后,美国经济进入到明显的虚拟化过程,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从1990年的28%直落到目前的12%。一个很明白的事实是,国防军事是不能虚拟化的,所以虽然目前的军费开支水平与历史水平比较并不高,但由于制造业降幅比军费降幅要大得多,所以军费开支占美国实体经济的比重,就不是下降,反而是显著上升的。以军费开支占制造业产出的比重看,1990年是18.5%,到2014年却竟高达42%。
  再看一个具体例子,1962年美国建造的企业号航母,造价占当年美国GDP的比重是万分之八,而今天美国正在建造的福特级航母,造价也恰好占美国GDP的万分之八,但由于美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今天比上世纪60年代下降了近六成,所以今天造一艘航母给美国制造业增加的负担就是60年代的2.4倍。
  所以,美国要减军费,不仅是给川普政府省出钱来搞减税、搞基础设施更新、搞建墙,也是为了美国可以把大批军工制造业转为民用,从而加快振兴实体经济的过程。
  所以我原先估计,美国很可能把它的国防预算砍掉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即砍掉3000亿美元以上,用这笔钱来作为美国振兴实体经济的主要资金来源。我们也看到,美国的军方似乎也愿意配合川普政权的治国方针,美空军部长就曾说,美空军的军机更新,可以不要F35,而是换成只有F35造价1/5的“蝎子”轻型战斗机。
  六、回到本源看问题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川普要减军费,但为什么川普上台后的第一个预算却是加军费,并且在叙利亚、阿富汗和朝鲜半岛都摆出了攻势呢?这就回到了我们最先提出的疑问。那我们就要看,如果美国为振兴民用实体经济要大幅度削减军费,美国的国家安全会不会允许呢?下面我试着用美国人观点来看看,未来十年中如果能持续压低军费水平,同时从国际事物中退却,世界的格局是什么样:
  中国,虽然在综合国力上没有超美,但在经济实力上早已超美,十年后最终也会导致中国在综合国力如军事和国际金融地位上超美。但中国在十年内还是个幼稚的大国,其志将局限在称霸亚洲,海外扩张也是为了搞资源,所以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欧洲,经济与政治上都越来越不支持欧元和欧洲的统一,法、意、西等欧洲大国可能会相继退出欧元,欧洲将会又变成一盘散沙,也不会对美构成威胁。
  日本,经济上会越来越靠向中国,但十年内中日难以结成牢固同盟来威胁美国。
  俄罗斯,仍然是一只经济病猫,除了穷兵黩武,搞不成大事。
  其他如英国和印度,还有巴西和澳大利亚等都没有经济和军事实力与美国叫板。
  但是朝鲜和伊朗这样的所谓“流氓国家”,不仅与美国为敌,还正在或已经成为有核国家,并且还在发展运载武器,是对美国的潜在威胁,一旦美国在战略上退却,军力大幅度下降,就可能成为美国的现实威胁。
  分析到这里,我们就可以产生结论了:美国一定要在大幅度削减军费、军队和国防军工力量之前,消除这些潜在威胁。川普之所以要五角大楼拿出一个能在30天内快速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计划,之所以把解决朝核问题的方案,从防御性的部署萨德升级到军事进攻,都是为了“以进为退”,要打出一个退守后在长期内能无后顾之忧的空间。
  这也许还是学习中国的经验,先打对越反击战,消除前苏联对中国南北夹击的军事威胁,然后就搞大裁军。
  我以前曾一度把美国要攻击朝鲜的目的当成是为对付中国,是用展示武力来划出中美的势力边界,但总觉得在逻辑上不通,后来还是回到美国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振兴实体的资金严重不足,必须走大幅度削减军费的路,才觉得是逻辑上通了。
  由此我们可以相应推出三个结论:
  第一,美国必然要彻底解决朝核问题,请中国出手和平让朝弃核当然是上选,但是如果中国不配合怎么办?中国做不通朝鲜的工作怎么办?看来两国元首的海湖庄园会议,川普是争取到了中方与美联手迫朝弃核的共识,接下来有中国对朝断煤,后面还可能断油,但传朝已拒绝了中方特使入境,所以和平解决希望渺茫。那下面就是中美联手武力去朝核,和中方不同意,美单方动武这两个选项了。我认为即使没有争取到中方同意,美方也会采取单边行动,因为这关系到美国长期战略的启动点,美是必须做到的。
  第二,美在去朝核行动完成后,必然会出现一次军费、军队和军工的大幅度削减过程。
  第三,川普的大规模减税方案,在美完成武力去朝核之前不会出台,或者只能出台说法,而不可能进入到真减阶段,因为无法平衡财政赤字。
  还有下面三点必须说到:
  第一,美国的军事打击重点,是在朝鲜半岛而不是在中东,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打的导弹是给朝鲜、伊朗和中国看的,是在展示美国去核的决心与能力,是杀朝核这只鸡给伊朗这只猴看。有人说是为了与俄争夺叙利亚,我看没可能,因为俄、叙已经在叙战争中占了上风,形势已不可改变,而美已不依赖中东原油,俄占叙利亚对美实体产业无大影响,美产业资本集团也没有用战争影响欧洲安全形势的要求,所以我们就没有看到美在打导弹后还有什么后续行动。
  第二,美国为去朝核,很可能用中国的台湾利益作交换,4月10日亚乒赛央视还称是“中华台北”,第二天就改称“中国台北”,引起大陆台湾一片哗然。请注意是发生在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谈之后。
  第三,美国在达到去朝核目的后的退守和裁军行动,会使世界进入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这个时期将与美国振兴实体经济所需的时间等长,至少十年,甚至十五年,这十五年世界将没有大的战争威胁,将是一个各国都埋头国内搞建设的“黄金发展期”,对任何国家都弥足珍贵,因为列强在实体产业复兴之后,就又是会进入到争夺世界市场与资源的时代。
  七、中国怎么办?
  有几个问题需要思考:
  第一,班农具有反华倾向,踢出班农、对朝核方案转守为攻、蒂勒森访华承认新型大国关系和中美领导海湖会谈,这是一条线上的事,都说明川普产业——军事权力集团的成型和美国对外战略政策的清晰化,其中的一条短期主线是先去掉对美的真实威胁再搞经济建设,长期主线则是要与中国联手,建立中美共享共治的世界新权力格局。中美权力新格局的本质,说穿了就是一系列中美在世界上的权力与利益的互换,美国想要的是去除朝鲜和伊朗的核威胁,想要解决美国实体经济振兴中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增长空间,这些都离不开中国的帮忙,中国则想要解决台湾问题,解决中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问题和稳定的海外资源供给,这些也都离不开美国的同意和让步。如果在朝核问题上中美联手做好了,就会给中美共享共治的世界新格局奠定一个好基础。
  第二,朝核不仅威胁美国,实际也是对中国的潜在巨大威胁。从长远看,统一的、市场经济的朝鲜半岛,应该更有利于中国对亚洲的控制与利益。
  第三,若逼迫美国走上单方以武力去朝核的道路,一旦失控受害最大的还是中国。
  第四,由于环渤海地区的GDP占中国的1/5,海运占1/3,主要是北煤南运的一部分要走海路,还有北方地区的出口也要走大连、营口、天津、烟台、青岛和日照等环渤海地区的重要港口,所以一旦美攻朝核引起核泄漏,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会形成巨大影响。

  第五,朝鲜的核设施在平壤北部130公里处,离我国边境仅70多公里,却距美军驻在地釜山700多公里,距驻日美军基地横须贺和冲绳更有1300-1500公里之遥。且朝鲜半岛和我国环渤海地区,夏季风向主要受东南信风的影响,风向自东南而向西北,因此若发生核污染,大气将很快会将核尘埃向我国东北和华北地区扩散,而对处在东、南方向上风头的驻韩、驻日美军影响相应要小。所以我的判断是,美军很可能在夏季即6-8月份之间发动对朝核的军事打击,以把对其驻日、韩军队的影响减少到最小。有报道说美军已打算在6月进行撤侨演习,这可能就不是演习了。

 
 
发表评论: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公告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分类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文章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检索
维护主页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评论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留言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友情连接
基本信息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