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安倍访印折射教条主义外交
2017-9-21 9:51:00
 
    15日清晨,在朝鲜发射导弹的惊恐中,安倍匆匆结束访印行程,急速赶回东京,一头扎进首相官邸,紧急处理“导弹危机”。而前几天,日印主要媒体盛赞的安倍-莫迪“热恋外交”如画皮遇光,瞬间消失了。那“熊抱”与“花车”也难成持久的光环。其因就在日印首脑的“外交创新”过于教条,背离现实,不能反映当今世界的真实,“见光死”也不足为怪了。
  自2005年小泉访问印度以来,世界经济排名第三的日本,与排名第七的印度两国几乎形成了首脑年度交互访问的惯例。无疑,这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营造融洽的商业环境。然而,安倍上台以来,日印首脑互动频繁,各种首脑会谈也达10余次。特别是,安倍与莫迪的“推特外交”“线上线下”如胶似漆,颇有特色,但并未改善地区商业环境,反而使地区愈发潜伏不确定性。
  而风险来源恰恰在于日印首脑对本地形势的误判。安倍访印成果颇丰,从地缘政治、安全战略,到高铁剪彩,乃至物流体系垄断,协议不少,硕果累累。而其指导思想却是牵制“中国海洋扩张”、阻挡“一带一路战略”南下,争夺高铁世界标准。在地缘战略上,把中国看作主要威胁,倚美联印,假道伐虢,大搞权术外交。
  首先,在战略上,安倍视此访为应对中国深海战略的重要举措,倚美联印,抑制中国海上扩张。安倍提出要与印合定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战略方针,协同部署“印太两洋战略”,目标是挡住中国南线出海,走向深蓝。安倍习惯于教科书理论,认为在地缘政治上,印度地处日本海上生命线的要冲,印度洋是日本战略物资的必经之地。而“环印度洋”的各个门户,以及沿岸资源产出地的安全,事关日本经济的生死,重要性与日俱增。
……
 
 
 
[宏观形势]亚洲金融风暴20周年回望之三——用“一带一路”引领亚洲经济升级
2017-7-27 13:20:00
 
    当前的亚洲经济开始表现出“产业分工体系”的重心由东亚向印度、中东、中亚滚动西移的趋向,折射亚洲的劳动成本主导比较优势的经济发展结构面临升级的时代要求。
  亚洲经济的显著特征是,在结构上,既有日本这样拥有长期工业化历史的世界级制造业大国,及系列新兴工业国和地区,也有众多落后的刚步入工业化进程的小国,更有中印这样的世界级发展中人口大国。而这样一个多样的亚洲经济在总体上表现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冷战结束后,亚洲各国几乎同时展开了经济改革并走开放道路,形成了“投资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由此推动地区实现了发达与发展中经济体在产业、贸易上的区域融合,进而形成了地区性的产业分工体系和商业网络,为亚洲经济一体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而经历了美欧金融、债务危机的亚洲经济也面临发展阻滞期,既有亚洲自身的结构问题,也不容忽视大国经济的影响,比如自奥巴马时期的美国制造业回归、欧盟经济的内倾化、环境标准化、质量壁垒、知识产权壁垒化等,对亚洲经济度过后危机时代的险滩设置了众多无形的障碍。而此间日本经济的影响更是不容忽视。
  安倍上台后,日本经济呈现“冗长的低增长”特征。按2017年版的《经济财政白皮书》的总结,日本经济的本轮复苏始于2012年11月,至今仍保持“持续缓慢复苏基调”。其扩张期可能为战后第三长。但日本经济所表现的活力及其对地区经济的提振效果远不及预期,原因就在于其“缓慢的冗长型复苏”。
  美国经济先行于2010年步入复苏轨道后,日本对美国出口规模开始扩大,到2013年对美出口重新超过对中国出口,保持至今。
……
 
 
 
[财政金融]亚洲金融风暴20周年回望之二——大国“央行密约”恐蓄积亚洲新风险
2017-7-26 10:54:00
 
    在亚洲金融风暴过去20年之际,亚洲经济的主要风险依然没有摆脱美国金融政策嬗变之困。20余年前的1995年,美国收紧银根一度引发墨西哥危机,也酝酿了“亚洲金融风暴”的前因。
  当年,时任美国财长鲁宾访日,一下飞机便喊出他任财长期间的最经典名言——“强势美元是美国国家利益”,由此,迫使日本货币当局接受日元美元汇率“反转”,放弃了在90年代初期海湾战争背景下追求的“强势日元梦”,但由此也形成了新的日元趋势性贬值,强烈压制了亚洲新兴工业国的出口产业,形成了贸易收支赤字化结构,酝酿了东亚货币贬值危机的墒情。
  如今,美联储连续4次加息,其金融政策姿态明显从“缓和”走向“正常”。尽管,美联储主席耶伦尝试使用缓慢且精准的小步加息方式,努力避免引起世界市场的“不良反应”,但若完全实现金融政策的正常化,不可避免地需要其他发达国家的央行“积极配合”。面对后危机时代的全球经济结构性变化,大国的全球化政策、自由贸易政策都在改变,大国央行政策也与外交政策协调起来,央行政策的国际协调日益染上了政治博弈色彩,必然对相对脆弱的亚洲经济构成新风险。这是在回顾亚洲金融风暴20年之际所无法回避的问题。
  6月底,在迎面大西洋的葡萄牙旅游胜地辛特拉,各主要国家的央行总裁悄然云集,举办一场政策论坛,讨论金融政策的相互协调,达成了所谓的“央行密约”。表面推测,这个密约无外乎是相关国家央行承诺为金融正常化构建共同的政策前提。
……
 
 
 
[财政金融]亚洲金融风暴20周年回望之一——关于金融制度的反思与启迪
2017-7-25 10:56:00
 
    今年是亚洲金融风暴爆发20周年。上世纪90年代初期,作为世界经济的增长中心,亚洲经济备受瞩目,亚洲各国生龙活虎,一度演绎出“发展的奇迹”,推进世界经济中心向亚洲转移。1993年世界银行就发表报告盛赞《亚洲的奇迹》。然而,进入1997年7月,陶醉在瑰丽的增长光环中的亚洲多国突然陷入货币急速贬值,外汇储备瞬间枯竭,金融系统顷刻坍塌,宏观经济严峻衰退,国民生活急剧恶化的惨境。
  如今,20年过去,各国在恢复经济的同时,也开始思考如何构建地区金融防御体系的课题。
  亚洲金融风暴已过去20年,尽管各国经过努力重建了增长中心地位,世界银行也再发报告肯定《亚洲的复活》,但痛定思痛,亚洲依然残留很多结构性课题值得反思——适合本地需求的汇率制度、国际流动性供给机制,乃至内外经济失衡的调整机制建设都已浮出水面,成为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所不可回避的课题。
  1997年7月2日,泰铢暴跌三成,如晴天霹雳,击穿亚洲市场上的“歌舞升平”,成为引爆金融风暴导火索,并经过市场传导,迅速波及东亚其他货币,演变为席卷东亚的货币危机。事件吊诡之处在于,泰国政府事前决定拟于当年7月2日变更汇率制度,放弃对美元联动机制。这一决定以公开透明的方式事先公之于众,使各路投机者提前布阵埋伏,就等政府大摇大摆进入伏击圈而扣动扳机。
  表面上看,这是信息披露的问题,而实质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泰国乃至东亚多国此前执行的汇率制度,以及由此引起的资金流动倾向、信贷关系等暴露了制度的弊端。
……
 
 
 
[世界经济]安倍急于访美究竟为了啥
2017-2-13 17:19:00
 
    2月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率重要阁僚访问美国。这也是安倍多次对美国“谄媚”后再次向美献媚。安倍付出如此昂贵的成本,有其更宏大的“理想抱负”。国际政治博弈,胜负难料,关键在于要看全世界,方能左右逢源。世界不只有一个美国,还有一个中国。世界市场的活力仍在中国。这是包括安倍在内的日本政治家需要客观认识的。
  2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刚满3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率重要阁僚,心急火燎地访问美国。众所周知,去年11月,特朗普当选的消息刚公布两周,安倍作为在任首相,第一个跑到“特朗普大厦”拜谒“当选总统”,让很多国际人士大跌眼镜。之后,安倍进一步自我放话,私定外交日程扬言要1月27日访美,力争“第一次首脑会谈”地位,但很不幸被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抢了头筹。
  当今世界,日本虽不算超级大国,也绝不属于小国,即使经济总量被中国赶超,也仍排名世界第三,在发达国家中更是仅次于美国,稳居第二,遥遥领先于德、英、法、意等国;尤其是军费开支方面,至少在七国集团中日本是一国之下,诸国之上。如此“大国”首脑,安倍何以不顾面子,两次三番地对美“谄媚”,其背后有着怎样的“鸿鹄之志”呢?
  安倍付出如此昂贵的成本,应当有其更宏大的理想抱负。诚然,从内政看,自岸信介到佐藤荣作,再到安倍晋三,安倍家族堪称“一门三相”。这在注重家族荣誉的日本政治史上也是罕见的。作为政治世家、豪门出身的安倍晋三自然要为家族荣誉而励精图治,竭尽所能,在其任内,无论如何也要创下几个“政治第一”、刷新若干“政治记录”。
……
 
 
 
[世界经济]日本抢先批准TPP意欲何为
2017-1-23 16:14:00
 
    特朗普宣誓就职前几小时,安倍政府匆忙签署“TPP批准令”,成为第一个完成批准程序的国家。其意图一是表面上装出“安倍外交”仍有顽强韧劲。在安倍看来,只要日本率先通过TPP,就能对美牵制。二是安倍从内政考虑,无论如何也要给TPP画一个句号。安倍煞费苦心修补“皇帝新装”,在于他预知到特朗普新政背后潜伏着的日本损失。
  1月20日,就在特朗普宣誓就职前的几个小时,安倍政府匆忙签署了“TPP批准令”,并通报给作为TPP代理秘书处的新西兰政府,抢先成为第一个完成批准程序的国家。而几乎同时,白宫主页挂出特朗普新的通商政策,明示“脱离TPP”。早在就任之前,特朗普就多次表示“脱离TPP”,可谓世人皆知,但似乎唯独安倍政府置若罔闻,仍执拗地要争当“TPP第一”,其中隐情,值得深究。
  早在去年美国大选季,特朗普就将“脱离TPP”当成确保美国就业,维护美国利益的竞选公约。去年11月22日,即安倍拜谒“当选总统”后5天,特朗普再次宣布上台就“撤离TPP”。但安倍仍顽强地安排国会审议通过TPP议案,颇有“一意孤行”的意味。
  根据TPP的约定,如果12国全部批准,并通报给秘书处后60天,TPP便可正式生效;而若12国未能全部通过审议,在两年后批准国的GDP总和超过85%,那么也可生效。而美国一家GDP占比就达60%,日本达18%,意味着日美任何一方不批准,TPP就无法生效。尽管美国宣布“脱离TPP”不必然表示在程序上宣布“TPP已死”,但却表明特朗普政权不会将TPP送交给国会审议,由此TPP将成“废案”。
……
 
 
 
[世界经济]欧佩克决定减产背后的博弈
2016-10-13 15:43:00
 
    最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尼日利亚召开临时会议,达成事实上的“减产合意”,引起国际市场一片惊讶,各国政府广泛关注。市场的热情反应,折射OPEC协议背后的盟主沙特的政策转变。沙特与美国的抗争根本在于“石油权力”。
  最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尼日利亚召开临时会议,达成事实上的“减产合意”。根据14个成员国的一致意见,OPEC临时会议提出了总日产量限定在3250万桶~3300万桶水平的限产计划。鉴于这是基于8月总日产量3324万桶推算出来的,此次OPEC的限产指标事实上成了“减产合意”。此次的一致成为市场的“惊讶指标”,引起纽约等市场油价上扬,作为国际指标价的WTI直逼近期峰值的每桶50美元,引得各路投机者相继跟进。同时,金股汇、粮油矿等行情也再次活跃,呈兴奋型波动。
  市场的热情反应,折射OPEC协议背后的盟主沙特的政策转变。此前,OPEC之所以连续8年不能达成有效的“减产协议”,根本原因在于世界最大的产油国沙特并不积极,甚至主导破坏了限产机制。沙特这么做的前提是美国石油政策的转变,及其对沙特为代表的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制约。而美国从中东石油市场的战略收爪,事实上瓦解了OPEC在全球油价机制上的战略影响力。无疑,作为美国的军事和金融双料盟国,沙特决心与其盟主美国展开石油政策的抗争,不惜撕掉限产保价机制,誓将世界最大的探明储量转化为现实产量,确保市场份额,展开石油阵地保卫战。
……
 
 
 
[世界经济]安倍向非输出“日本模式”值得警惕
2016-9-14 11:14:00
 
    冷战结束后,“经济发展模式”具有了意识形态属性。美日欧都曾为将自己的经济模式作为全球化的主打模式而展开政治博弈。
  安倍二次上台后,高举“积极和平主义”旗号,周游世界,搞“俯瞰地球仪外交”,推行日式民主及其“价值观”。目前,安倍试图推动向非洲深度扩展,主张借鉴亚洲经济发展成功的经验,通过构建产业,推进非洲经济结构改革。而其实质是,通过将日本产业发展模式输出到非洲,构建以日本为蓝本的产业模式,推进非洲形成全新的经济结构,达到对非洲经济的体制性主导。
  此外,安倍的算盘还包括,将对非开发、援助纳入国际政治视野,并与推进联合国改革,争取入常拉票一体化,突出其参与全球治理的政治姿态。
  在肯尼亚举行的第六次“非洲开发大会”上,安倍官民并举,试图通过输出“日本模式”,与中国竞争非洲战略地位,力争入常选票,值得警惕。
  此次,安倍政府承诺今后三年出资3.3万亿日元,加大对非洲支援投入,同时携70余家企业、20余间大学随行,签署73项备忘录,提升援助质量,促进企业投资,强化能力培养,全方位推进非洲经济开发、社会发展上的体制机制建设。
  非洲开发大会始创于1993年。当时冷战刚刚结束,西方整体沉浸在历史终结的陶醉之中,由日本主导、以联合国和世界银行及非盟等国际组织为依托,形成了该会议机制。该机制自成立以来,事实上仍仅限于日本获取非洲资源能源的环境改善,而在非洲产业蓄积、市场形成和社会文明体系构建上,其作用可谓杯水车薪,功效有限。
……
 
 
 
[世界经济]安倍援非300亿美金 绝不是“为入常拉票”那么简单
2016-9-5 10:52:00
 
    关于安倍援助非洲300亿美元,除了媒体上告诉你的“PK中国”、“为入常拉票”,你更应该知道日本的真正目的和手段。
  安倍的“非洲定位”
  日本主办的第六次“非洲开发大会”(TICAD),8月27-28号两天,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这是会议举办20年来,首次离开日本,来到非洲,凸显了通过输出日本模式,与中国竞争战略枢纽、追求入常选票的安倍特色。
  非洲开发大会始创于1993年,是在冷战结束的背景下,由日本主导的以联合国、世界银行和非盟等国际组织和机制为依托的促进、支援非洲发展的会议机制。自成立以来,历年的会议都在东京召开。
  虽然该机制在促进和支援非洲发展上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但事实上除在日本获取非洲资源能源上发挥了积极作用外,在非洲产业蓄积、市场形成,以及社会文明体系构建上可谓杯水车薪,功效有限。
  而安倍第二次上台后,高举“积极的和平主义”旗号,周游世界,搞“俯瞰地球仪外交”,推行日式民主及其“价值观”,在此背景下,将非洲定位在争取入常、参与全球事务,获得政治支持的票仓,进而,加大战略投入,并与美国主导“印太两洋战略”、印度主导的“环印度洋经济圈战略”结合,积极介入非洲大陆开发阵营,构建战略据点,展开战略纵深,谋求主导“世界最后的市场处女地”权利。
  “日本模式”的实质
  然而,围绕非洲开发,日本不仅面临“早起的中国企业”先行耕耘,同样遭遇美欧新老殖民者的大规模投入的竞争,安倍不得不将“非洲开发大会”(TICAD)定位为在非洲展开全球竞争的战略工具。
……
 
 
 
[世界经济]TPP命运出现变数
2016-8-29 10:29:00
 

  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日前均对TPP明确表示反对。《金融时报》载文称,TPP已临床死亡。目前看,TPP的种种规则实际相当于对地区进行一次权力体系的国际化重建,直接涉及各国主权。如此“高标准严要求”,实际形成了对各国的制度制约,而不是其所标榜的经贸自由化。
  《金融时报》:TPP已临床死亡
  经过5年多谈判,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越南等12个国家就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达成一致,并于今年2月4日正式签署了协定文本。需要注意的是,TPP还须获得各国立法机构批准才能生效。
  然而,就在距离11月8日美国总统大选仅剩最后2个多月之际,TPP陷入同室操戈的困境——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日前均对TPP明确表示反对。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议员保罗·瑞安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由于缺乏足够的议员支持,众议院年内不会对TPP的生效进行投票。
  对此,不少分析人士指出,这份由美国主导的自由贸易协定如今遭到了来自“自家人”的阻拦,TPP的命运很可能将出现变数。《金融时报》载文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已经临床死亡。
  TPP起点有点歪
  美国金融危机后,奥巴马政府正式提出美式构想的TPP。而在此期间,以东盟为中心的五组FTA于2010年1月1日全面启动,即ASEAN+中、日、韩、澳、新、印FTA签署,一个广泛涵盖太平洋西岸的自贸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美国在横滨APEC峰会期间提出用1年时间全面推进TPP谈判,力争在2011年美国主导夏威夷APEC会议期间达成TPP。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5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我的公告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分类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文章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检索
维护主页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评论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留言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友情连接
基本信息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