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社保制度的可持续为中国式现代化注入确定性
2024/2/23 9:38:00
 
  一、社会保障内嵌于中国式现代化的底层逻辑是以人为本
  中华民本文化是中国式现代化的根脉。我国民本思想源远流长,肇始于夏商周,发展于春秋战国,定型于汉代。自孟子明确提出“民贵君轻”思想以来,民本思想逐渐成为我国政治文化的主流。“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提出后,“天人关系”开始向人倾斜,天命、天道、天理与人命、人道、人理的关系发生改变,民变为天。随后富民、利民、乐民、忧民渐渐成为主流。我国几千年历史底蕴提供的丰富思想文化资源,衍生出“为民服务”政治价值观,也将支撑起以人为核心的中国式现代化。
  从物本逻辑转变为人本逻辑是中国式现代化的要求,也是社会保障制度底层逻辑的构建。“中国式现代化”是重大理论和实践创新,其“新”在于突破了发达国家的现代化之路,将现代化从物的逻辑、资本的逻辑,转向人民的逻辑。应从三个维度理解中国式现代化,即物质的现代化、治理的现代化和人的现代化。这三个方面是相互关联的有机整体,是三个层次,也是接续的历史过程和阶段。进入新阶段,人的现代化是现代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和社会保障制度的转型——基于人的自由与发展,具有逻辑上的内恰性和一致性。
  二、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对冲不确定性风险
  经济社会演化是非线性的复杂动态过程,本质上是一个不确定性过程。追求现代化,离不开两类“破坏性创造”:一是制度的破坏性创造,二是科技和生产生活方式的破坏性创造。两者互动,既有规则构建的秩序及其带来的确定性在“破坏性创造”中不断失效。
……
 
 
 
数字化是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2024/1/3 10:18:00
 
  导语:城镇化、低碳化、金融化、数字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态势,其中数字化趋势最为明显。数字化改变了人类社会生存发展的底层逻辑,不仅使生产工艺、生产组织方式发生根本性变化,更重要的是带来了思维方式的改变,将会形成新的思维范式和研究范式。
  数字经济的竞争是场景的竞争
  因为数字化实际上已经颠覆了传统理论知识为我们带来的诸多认知。传统知识理论带给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一个三维的世界,依赖于实验验证的自然科学再怎么发展我们也只能认识到三维世界,但是,数字化有可能使人类的认知超出三维世界,实现四维、五维,甚至更多维。数字革命推动人类文明形态走向数字文明,意味着人类有可能既生活在三维世界,也同时生活在超三维的世界之中。虽然人类的肉身无法进入超三维世界,但是人类的生存生活发展以后是靠超三维世界来支撑的,人类的未来财富增量都将来自于超三维世界当中。这意味着在三维世界中遵循的一种普遍逻辑,即真与假、是与非的二值逻辑在超三维世界中不再适用了。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其实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些现象,比如竞争问题。工业经济中的竞争就是形成产能之后产品、服务的竞争,也是价格的竞争,但数字经济的竞争是基于场景的竞争,是在投产之前就开始了的竞争,竞争的规则和方式改变了。场景的构建,决定了企业的竞争力。新的场景,将是新的赛道。
  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这一要素是虚拟的,可无限次重复使用,在重复使用过程中其价值递增、成本递减,由此彻底改变了工业经济的生产函数,将成为财富价值的主要来源。
……
 
 
 
数字经济的竞争是场景的竞争
2023/12/20 9:54:00
 
  新的场景,将是新的赛道
  数字化实际上已经颠覆了传统知识理论为我们带来的诸多认知。传统知识理论带给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一个三维的世界,依赖于实验验证的自然科学,这再怎么发展我们也只能认识到三维世界,但是,数字化有可能使人类的认知超出三维世界,实现四维、五维,甚至更多维。数字革命推动人类文明形态走向数字文明,意味着人类有可能既生活在三维世界,也同时生活在超三维的世界之中。虽然人类的肉身无法进入超三维世界,但是,人类的生存生活发展以后是靠超三维世界来支撑的,人类的未来财富增量都将来自于超三维世界当中。这意味着在三维世界中遵循的一种普遍逻辑,即真与假、是与非的二值逻辑,在超三维世界中不再适用了。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其实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些现象,比如竞争问题。工业经济中的竞争就是形成产能之后产品、服务的竞争,也是价格的竞争,但数字经济的竞争是基于场景的竞争,是在投产之前就开始了的竞争,竞争的规则和方式改变了。场景的构建,决定了企业的竞争力。新的场景,将是新的赛道。
  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这一要素是虚拟的,可无限次重复使用,在重复使用过程中,其价值递增、成本递减,由此彻底改变了工业经济的生产函数,将成为财富价值的主要来源。实际上,数据就类似于数学中的虚数,看起来虚,而在价值创造上一点不虚。它跟其他的生产要素性质是不一样的,正因为是虚拟的、非实体的,所以,它超越物理空间边界,通过数据构建的虚拟空间和场景是不受时空限制的。
……
 
 
 
数字化是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2023/12/20 9:40:00
 
  数字经济的竞争是场景的竞争
  因为数字化实际上已经颠覆了传统理论知识为我们带来的诸多认知。传统知识理论带给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一个三维的世界,依赖于实验验证的自然科学再怎么发展我们也只能认识到三维世界,但是,数字化有可能使人类的认知超出三维世界,实现四维、五维,甚至更多维。数字革命推动人类文明形态走向数字文明,意味着人类有可能既生活在三维世界,也同时生活在超三维的世界之中。虽然人类的肉身无法进入超三维世界,但是人类的生存生活发展以后是靠超三维世界来支撑的,人类的未来财富增量都将来自于超三维世界当中。这意味着在三维世界中遵循的一种普遍逻辑,即真与假、是与非的二值逻辑在超三维世界中不再适用了。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其实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些现象,比如竞争问题。工业经济中的竞争就是形成产能之后产品、服务的竞争,也是价格的竞争,但数字经济的竞争是基于场景的竞争,是在投产之前就开始了的竞争,竞争的规则和方式改变了。场景的构建,决定了企业的竞争力。新的场景,将是新的赛道。
  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这一要素是虚拟的,可无限次重复使用,在重复使用过程中其价值递增、成本递减,由此彻底改变了工业经济的生产函数,将成为财富价值的主要来源。实际上,数据就类似于数学中的虚数,看起来虚,实际上一点不虚,它跟其他的生产要素性质是不一样的,正因为是虚拟的、非实体的,所以它超越物理空间边界,通过数据构建的虚拟空间和场景是不受时空限制的。
……
 
 
 
[体制改革]中国需要一次更广泛的改革
2023/11/24 10:21:00
 
  通俗地讲,就是怎么挣钱,让人民生活好起来、国家强起来,相对于计划经济,承认物质利益的激励作用,这已经是个很大的进步了。
  处理好国家与市场的关系,有利于放开搞活,充分利用我们国家的劳动力资源,再借助于市场优胜劣汰机制,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引进技术,发挥了我们劳动力充足的优势,让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
  而“国家与社会”的改革,就慢于经济方面,城乡关系当然是“国家与社会”关系中最核心的一部分,关涉大多数人的身份、权利,还有很多其他的内容,比如干部身份和工人身份等划分,都是在这一框架里头。
  有些人担心农民大量举家迁徙进城后,一旦出现大的经济波动,社会稳定怎么办,因而就有了所谓“农村是劳动力的蓄水池”的说法,农村可以吸纳大量的失业人群。这就是说,要做一种准备:让三五个人去种一个人可以种的地,这样每个人就只是吃个半饱。历史的记忆总是担心农民没有土地,进城之后不利于社会稳定。
  对“国家与社会”关系的改革,首先就是要取消这种社会身份划分,赋予市民、农民等不同职业身份人群以平等的社会权利,这个是属于社会改革范畴内的。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们提“新型城镇化”,更明确地提出了“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能光让土地城镇化,光从经济的角度把农民的地征过来了,造房子、卖房子,城市里头一片繁荣,农民仅仅是个打工者,也要让人实现真正的城市化,实际就是农民的市民化。
……
 
 
 
[财政金融]对财政的另一种认识
2023/11/13 11:16:00
 
  公共风险视角的财政体现着思维的改变和对财政的另一种认知
  我们基于风险逻辑对财政学开展研究,探讨其概念、内涵、外延、内在机理,进一步对照现实经济运行、财政体制、财政政策,试图找寻一些新解释,提出一些新的观点和改革措施,这是风险社会对理论研究、对财政学的新要求和新呼唤。
  从公共风险的视角看,财政是一种社会机制,它动员、集中和使用社会资源,调节各种利益关系,化解社会共同体面临的公共风险,构建社会共同体发展的确定性。公共风险视角的财政体现着思维的改变和对财政的另一种认知。
  一是整体观。财政看问题要有全局视野,不只是财政的收收支支,不能局限于做一个“账房先生”,否则就不能充分发挥其作为国家治理基础的木桶“底板”作用。因为财政是经济社会风险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要跳出财政看财政,不能有自己一亩三分地的观念。防范化解公共风险的过程中要有全局意识、宏观视野和演化观念。
  二是确定性是构建的,不是发现的。财政要改革,制度要创新,都要基于公共风险导向,有什么样的公共风险,就要怎么去进行改革,以此对冲公共风险,构建新的确定性。规律是基于条件的,不知条件谈规律,等于没说。这就是说,各种规律带来的确定性也都是构建的,自然规律也不例外,何况人类社会的运行与发展。具体到财政预算编制、绩效评价、税收制度、收费制度等内容都是分散的碎片,缺乏统一的理论将其系统梳理归纳,在实际工作中很容易出现偏差,而这些问题都应当以公共风险为导向去考虑,统一到社会共同体公共风险的防范化解当中去。
……
 
 
 
[财政金融]风险社会下如何看待财政理论?
2023/11/13 10:49:00
 
  在微观领域,尤其在金融学里面,风险概念,支撑了保险学和保险市场的发展。风险这个概念其实就是一种虚拟思维的起步,过去在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实体占主导,但现在已经进入一个虚拟社会的时代。虚拟经济、数字社会来临后,不仅是经济,整个社会快速进入虚拟化,虚拟化程度越来越高,跟我们建立在实体理性之上的认知实际上愈发背离。因此,从实体理性去观察越来越虚拟化的社会,其中很多问题越来越难以理解。
  公共风险视角的财政体现着思维的改变和对财政的另一种认知
  我们基于风险逻辑对财政学开展研究,探讨其概念、内涵、外延、内在机理,进一步对照现实经济运行、财政体制、财政政策,试图找寻一些新解释,提出一些新的观点和改革措施,这是风险社会对理论研究、对财政学的新要求和新呼唤。
  从公共风险的视角看,财政是一种社会机制,它动员、集中和使用社会资源,调节各种利益关系,化解社会共同体面临的公共风险,构建社会共同体发展的确定性。公共风险视角的财政体现着思维的改变和对财政的另一种认知。
  一是整体观。财政看问题要有全局视野,不只是财政的收收支支,不能局限于做一个“账房先生”,否则就不能充分发挥其作为国家治理基础的木桶“底板”作用。因为财政是经济社会风险的最后一道防线,所以要跳出财政看财政,不能有自己一亩三分地的观念。防范化解公共风险的过程中要有全局意识、宏观视野和演化观念。
  二是确定性是构建的,不是发现的。
……
 
 
 
民营企业的未来要靠高质量发展来创造
2023/6/25 10:18:00
 
  高质量发展是国家战略的需要,是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需要。高质量发展最终体现为竞争力,是国际竞争的底气。没有高质量,国际竞争就没有底气,高质量发展是我们国家在大变局中掌握战略主动的一个重要抓手。
  高质量发展,既可以从物的角度理解,也可以从人的角度理解。从人类文明来看,高质量发展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基础,人民美好生活的体现。提高人民生活品质,要靠更高质量的产品、服务和生态环境。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依赖于高质量发展。
  从物的角度来看,我们一般理解为科学技术,高技术可能带来高质量,作为前提条件,高质量就实现了有形态的物质基础,而物的发展是为了人的发展,人的发展最终要落到人力资本的积累。我们过去讲“人口红利”带来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但是从去年人口呈现的负增长态势来看,现有的人口数量“红利”已经消失,必须依靠人口的质量“红利”来实现发展,通过促进人口质量的不断提高,实现人力资本积累的提升。对企业来说,人力资本积累比物质资本积累更重要,数字化时代更是如此。
  人的高质量发展既是我们进一步发展的基础,又是我们继续发展的目的。创新是靠人去创新,有更高素质的人,就有了更多的创新;企业有了更高附加值,又为人才的聚集创造了条件,更高质量人的发展又为更高质量物的发展创造条件,最终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企业对人才的渴求,反映出企业追求高质量发展开始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企业要赢得未来,就要靠高质量发展来保障。
  机遇是创造出来的,企业发展的机遇是自己创造的。
……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跳出工业化思维
2023/6/25 10:17:00
 
  数字化转型是数字革命汇聚、推动的人类文明发展的一种新趋势,包括经济数字化、社会数字化、政府数字化,是一种新的文明形态——数字文明。当然这种文明形态还只是雏形,还在进一步演变过程中。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应该是一个全方位的转型。首先是思维范式的转型,不能用过去传统工业化逻辑来考虑数字化,比如数据确权、数据交易,按照传统工业化条件下所有权和产权思路是无解的。
  数字化转型是中小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次良机。企业也需要认识到,工厂的机械化、自动化不等于数字化,企业管理的信息化不等于数字化。数字化是包括了企业的核算方式、管理方式、生产组织方式、营销模式的彻底的变革,它是一个整体的变化。
  面对数字化各产业相互融合的新趋势,传统的产业政策显然不再适用。刘尚希认为,这对政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意味着政府的指导支持方式,营商环境标准也需要创新重构。走向数字化,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如何处理成为一个重要命题,过去给特定企业补贴的特惠支持政策,难以促进它数字化转型,因为解决不了市场生态问题。
  政府也需要改革,创新思路和政策,重心放在培养市场环境上。数字化基础设施更需要市场主体参与。
  鉴于数字化是整体性的,数字化转型也需要大中小企业一体化推动,政府不妨改变过去直接帮扶中小微企业方式,通过大企业发挥作用也许更有效。大中小企业之间应当形成市场化的合作,政府应推动以企业培育企业,以市场监管市场。
……
 
 
 
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来吸纳青年就业
2023/6/25 10:16:00
 
  保就业面临新风险,促就业不能走老路,应顺应数字化大趋势,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充分发挥数字经济带动就业的杠杆效应。
  作为未来经济的主体形态,数字经济展现出显著的引领作用,在就业方面更是如此。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其创造的新就业岗位占比近3成,产生的新职业中多数与数字化密切相关,在第三产业中,数字经济带来的岗位占到6成。数字化在颠覆经济的组织方式,也在衍生新的就业形态,甚至改变了就业的定义。面对数字革命带来的就业革命,急需突破传统的就业认知框架,加快就业促进政策的创新。
  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来吸纳青年就业
  在传统观念中,就业就是找一份工作,有单位、有岗位,否则就不算就业。其实,就业的本质是获取收入,单位和岗位仅仅是方式和路径。数字化改变了传统工业经济下的就业形态,提供了大量非单位、非岗位的,却能获取收入的机会,如直播带货、跑快递送外卖、当网约车司机、开网店、远程服务、设计和咨询等。这与依赖于就业场所才能获得收入的传统就业根本不同,各行各业的各种大小不一的数字平台提供了获取收入的各种机会。
  可以说,数字平台经济所形成的新型就业“生态系统”既是青年当下就业选择的过渡地带和未来主体形态,也是青年人才自雇创业的“孵化地”。经济组织平台化,是数字经济的基本趋势,顺应这个趋势,就可以为更多的劳动者带来更多的赚钱机会。发展数字经济,体现为各种面向企业、消费者的数字平台企业的涌现,对就业的带动作用远远超出传统的工商企业。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我的公告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分类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文章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检索
维护主页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评论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留言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友情连接
基本信息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