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规划]新基建既是当务之急 又是长远支撑
2020/6/11 15:32:00
 

在国内疫情和国际金融动荡、市场低迷的双重冲击之下,2020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超乎寻常。特殊之年的非常之时,需要有非常举措,应当客观全面理解各方瞩目的“新基建”作为当务之急的重大意义;同时,新基建又是为我国引领经济新常态、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发展后劲,形成长久支撑的中长期战略选项。


……
 
 
 
[宏观形势]从一季度数据看全年而考虑非常之策
2020/6/11 15:31:00
 

我先围绕“从一季度数据看全年而考虑非常之策”这个方面,特别强调一下我怎么看待运用非常之策的必要性和客观上的可能性。

基于一季度数据的前瞻测算,无论是粗线条的还是更细致一点儿的,已经可以使我们看清楚:到了二季度的增长速度哪怕回到6%出头儿,也只能把这个增速扳为正数,下半年再经过努力,全年也就是3%出头儿或者3%左右,稍微好一点儿3.5%就相当不错了,而且需A要有一系列的努力。这些努力之中,现在如果做一个大家讨论的所有这些措施的归纳而不讲特别国债的话,那都还属于相对常规的努力,比如提高赤字率,减税降费,种种我们过去常年在政策工具箱里使用的东西。而特别国债,我认为却是非常之时要采取的非常之策。在今年我们如果不采取这样的非常之策的情况之下,年度经济增速有可能3%都达不到。
……

 
 
 
[投资消费]正确设计消费券对老百姓是有帮助的 最好不要直接发钱
2020/6/11 15:31:00
 

经济增长-6.8%表明经济形势相当严峻


……
 
 
 
[财政金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有八个“势在必行”
2020/1/20 9:38:00
 

 

  我借此机会把自己作为研究者定位对于金融创新的认识,和各位做个交流,题目是“把握金融创新的八个势在必行”。在中央十九大精神和金融工作会议指导下,落在经济生活中的主题是金融如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金融工作会议特别强调服务实体经济,又强调多方协调配合防范风险的措施和深化金融改革。现实生活中的变化,首先是强调大局观,正本清源纠正脱实向虚的错误倾向,还要有大系统的监管,在金融领域设立稳定协调委员会下辖一行两会,还有大框架:在稳字当头对风险加以防范的同时,要以金融系统深化改革来系统化构建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的协调配套体系。
  具体而言,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第一是要非常明确地认识和把握好以金融创新支持实体经济升级换代的工作势在必行。实际生活中,已经反复强调金融的重要作用,80年代邓小平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我认为可理解为金融是国民经济运行的心血管系统,它以金融的有效供给媒介、带动各种各样要素配置于经济社会,可以认为是具有核心的地位,然而不论心血管系统的核心作用多么重要,也是要服务于整个生命机体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出发点和归宿必须是服务于实体经济。但是现实中如处理不好,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带有危机现象的一些现实问题都告诉我们,核心是有可能变成空心的。
……

 
 
 
[宏观形势]“保6 ”有值得看重的支持条件
2020/1/3 9:34:00
 

 

  今年第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6%,表现为继续下行,引起经济学界对于明年中国经济的增速是否“保6”的讨论。是否应“保6”,是一个能观察到不同思路和政策取向的具体问题,持不同意见的舆论中,既有强调经济增速必须“保6”的声音,也存在应让增速降到更低区间从而通过市场优胜劣汰作用真正完成结构优化的观点。
  比如有观点认为:“新5”比“旧8”更好。这种观点在理论上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欠缺对当下复杂社会现实的综合权衡考虑。我们理解的“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应特别注重寻求权衡好年度经济增长速度与提高质量、引导社会预期等之间尽可能适度的组合关系。
  经济增长速度如果在短期内持续下降,将对市场预期产生不良的累加影响。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L形转换,应力求形成一个以中高速为特征的新平台,明年兼顾“2020全面小康”政府承诺的保证速度(据学者测算明年应为5.94%),还要力求延伸至尽快实现对新增长平台的对接,合意地达到升级版高质量发展状态。对接这个新平台,既是对“软着陆”中L型转换的确认,也意味着“新常态”的正式入“常”,市场预期将会基本摆脱持续下跌的焦虑。
  现在综合判断,这不仅是我们的良好愿望,而且是基于我们的增长空间和回旋余地,有极大可能去实现的。
……

 
 
 
[宏观形势]贾康:应对大变局要强“中国之治”
2019/12/23 9:34:00
 

 

  我想从两个视角谈谈自己的认识:一个是考世界之变,另一个就是强中国之治。
  直观地看,这几年典型的发达经济体——一个是头号强国美国,一个是工业革命后崛起的欧洲,也包括其他一些相关区域,“逆全球化”的特点相当明显。人们现在经常谈论的,已是单边主义、孤立主义、霸权主义、极端主义、原教旨主义、民粹主义等等,合在一起总的感觉,就是在千年之交曾经热议的“地球是平的”、全球化加快的趋势,现在有明显变化。世界大潮流里有明显的逆流、漩涡,有波折,有摩擦冲突。我们要提高风险意识,甚至要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难以预料的惊涛骇浪。
  现代化之路将越走越宽
  在这样明显的变局面前,有这样一个基本认识,就是时代主题并没有变,即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
  对全球化这个概念,也可以明确地认为,它没有终结。全球化仍然是人类文明不可逆转的主潮流。
  人类社会发展,是供给侧创新推动的由低级形态向高级形态的一种演变过程。它虽然不是直线式的,但在波浪式的曲折变化的过程中,总体还是文明在往提升的方向走。发展的大趋势,是供给侧形成的创新仍在不断出现,而供给侧在二战以后,形成了可以从两个角度观察的非常明显的社会发展推动力量和同时伴随的制约力量。
  一个是从正面讲,在二战以后,交通、通信、基础设施等,使全球发展成“地球村”。数字经济新时代,信息革命支撑的共享经济发展现在方兴未艾。在产业链上,总体来说全球是一个共享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产业链已经共享,这是一个基本格局。
……

 
 
 
[宏观形势]对乡村治理现代化的初步认识
2019/12/20 9:19:00
 
我简要地谈谈自己关于如何推进乡村治理现代化这个主题的一些基本看法。
  我认为中国的乡村振兴和乡村治理现代化,要放在怎样弥合二元经济、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现代化通盘战略里来认识和把握。而在中国经济社会走向现代化的整个过程中间,只能顺应而不可违拗的历史潮流是什么?我在几十年的研究工作中也反复思考。孙中山先生当年所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我们只能顺应的潮流,应该是人类文明发展和提升的主潮流。归结起来,无非是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国际化和法治化、民主化。中国在工业革命以后明显落伍了,推进工业化必然伴随着城镇化应有的进程,加之实践证明,只有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市场取向改革之路,并拥抱全球化实现国际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再加上我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之上必须有的政治文明的法治化、民主化,我们才能节节进步,去实现伟大民族复兴这个中国现代化战略目标。于此大思路之下来展开认识,更应该具有关于乡村治理现代化的一些有针对性的考察和研究。我想提出下面八个视角,或说相关的维度至少要讨论这八个方面——当然这可能仍是不完全的。
  第一个视角,首先还是对应于“农”字:农村、农业、农民。这个视角上实际上涵盖的是所谓大农业,把种植业、养殖业,而且很多场合中国政府管理部门所称的“农林牧副渔”一起来说,在这样的广义农业概念下,我们总体的制度安排,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终于肯定了联产承包为基础的责任制来支持生产力的解放和三农的发展,这也很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相对稳定、多少年不变的基本制度框架。
……
 
 
 
[体制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系与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下)
2019/9/29 16:24:00
 

  (3)企业层次上资产的具体经营以及资产分红、税利分流。


……
 
 
 
[产业发展]城市经济转型与产业生态链打造
2019/9/29 16:23:00
 

  “2019中国创投高峰论坛暨金鱼嘴基金街区发展年会”于2019年9月17-18日在南京建邺国际青年文化中心(南京厅)举办。在会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发表了《城市经济转型与产业生态链打造》的主题演讲。

  以下是演讲实录,编辑如下:

  谢谢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很荣幸来参加今天峰会,谈一谈《城市经济转型与产业生态链打造》这个主题。

  首先要说一下探讨这个话题的基本背景。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虽然已取得了诸多成就,但未来的增长空间还相当可观。在工业化进一步发展过程中,必然伴随城镇化水平的提高,又紧密结合市场化、信息化。从城市经济概念这个视角看,可以按照全球经验总结一下我们现在的城镇化率。如果说按照过去陆续发布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来看,我们已上升到59%这个位置,居于城镇化快速发展期的后半段,然而这几年从中央到有关部门,已经把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城镇化率指标放在首位,那就是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这才是没有水份的城镇化率。如把这两个指标中和一下,我有一个粗线条的判断,中国现在实际只处于城镇化率变化曲线中间位置,充其量也就是50%的真实水平。之前几十年,城镇人口中所包含的常住人口里面,有将近3亿人仍然被称为农民工,他们早已从事城镇非农方面的有关工作,但户籍却还在农村,本人和家庭成员在一些基本公共服务待遇上是受歧视的,没有做到均等化。
……

 
 
 
[体制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系与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上)
2019/9/29 16:23:00
 

  1.国资管理的分类与分层

  在改革中探讨国有资产管理体系建设,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已为我国高度关注的重大问题,我在研究中形成了关于国有资产分类与分层管理的思路,于1991年《财政研究》第5期发表的论文中,作了条理化的阐述。

  健全与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系,对于深化改革、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近年我国建立了国有资产管理局,一系列复杂的相关问题也接踵而来,需要认真研讨,以求正确解决。

  第一,国有资产的分类管理。

  国有资产是一个内容广泛的总体概念,有必要区分其不同组成部分,进而根据各部分的不同特点采取适当管理形式。从不同的角度,可以对国有资产作不同的分类,如动产与不动产,有形资产与无形资产,实物资产与证券资产,等等。但是,我认为,从宏观的角度,首先需要把国有资产划分为最基本的三类,即自然资源型资产、公益型资产和经营型资产。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7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我的公告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我的分类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文章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检索
维护主页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评论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最新留言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
友情连接
基本信息
正在为您载入数据,请稍候.......